老北京的蝈蝈

玩儿主

趣闻

我和赵子臣先生初次见面是在1955年。在隆福寺门口东侧赵子臣先生的长摊儿上,他浓眉大眼,宽鼻,在棉帽下显得很有楕神,身穿蓝大襟儿棉袄,黑裤子口下系一副黑腿带,脚蹬黑骆驼鞍儿棉鞋,里面常穿一双白袜子-,中等偏髙的身材,很合体,满口京腔。一次我站在摊儿前久久没说话,他问我:“小孩儿,你想玩什么虫?”“我想买一只最小的蛐蛐,"他乐了,说人家都要买人蛐蛐,你怎么想要小的呢?我说我有一只小葫芦。我拿葫芦给他看,他刚拿到手就大声说:“三河刘!你哪儿来的?”“牛街李匀给我的。”牛街李”叫李祥奎,清宫李莲英之后代(李莲英有四个养子),居牛街丁家胡同,赵子臣先生点着头说:“这就对”当时我觉得赵子臣先生对鸣虫虫具的鉴赏真是髙手,很了不起。后来他拿出一个小山罐儿说,你看淸楚,这是个飞子。我回答飞子不如翅子。他说你小小年纪还是个小行家,明儿个我好好教教你,我说谢谢您了!赵子臣先生不是天天出摊儿,隆福寺逢九、十才是庙会的日子,当时正是学校放假的日子,所以不管足天儿好、天儿坏我必去之,后来传说的常在赵子臣摊儿前的一个小孩儿就是我。说实在的,在这段时间里我从这位鸣虫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那里学到不少东西。

——(贾国全《我和我的老师赵子臣》)

查看更多

这里的记忆

我有话要说

如果你有什么与玩物有关的珍贵回忆;
如果你曾有幸见过那些现在已经少见的珍藏;
如果你还有些话想与热爱这座城市的我们分享
请留下你想说的话,
小编会择优把他们呈现出来


在这里,写下属于您的记忆